医院公告:
护理天地
当前位置 >>

2016-05-31

有一段路程是心与心的距离
——记A19神经内科护理组

一年一月一天,一时一刻一秒,时针分针秒针不断交错嘀嗒走过,对于医院神经内科A19病区的护士来说,在医院的时间那都叫守护和陪伴,每天在病房里不停歇的脚步,都是在拉近和患者之间心与心的距离。

记得那么一天,从天津来宜兴视察工地的焦先生突发脑出血住进了神经内科的抢救室,当时,CT显示出血面积大,随时有生命危险,患者的左侧肢体也完全瘫痪,家人远在天津都不在身边,心里甚是着急,我们在做好病人心理疏导工作的同时,给予积极的照顾。我们担心180多斤的老焦在病床上睡出压疮,不厌其烦地为他翻身,有时甚至要两三个人一起才能搬动他,但从来没有半句怨言。刚住院的时候,老焦的情绪很不稳定,每每到了晚上情绪就很激动,一个劲地要拔留置针,要扯掉身上的监护,要知道情绪激动对脑出血病人的康复是很不利的。值夜班的小护士总是要凑在老焦的耳边安慰他,哄骗他,让他安静下来,有的时候一个晚上最多的时间就是待在老焦的身边,替他翻身、帮他换尿不湿、安慰他不要激动。老焦的妻子是个热情爽朗的长春人,白天的时候总是乐呵呵地和大家打招呼,但是到了晚上,想到老焦的病情、想到了背井离乡求医看病就不禁一个人偷偷抹眼泪,也唯有我们这些医务工作者的关心能给他们夫妻俩带来宽慰。阿姨经常说的话就是,你们这里的护士真的是把我们当亲人对待啊,没有因为我们是外地人而看不起我们,我们打心底感到温暖。老焦出院的那天,小朱护士记得特别清楚,老焦坐在轮椅上和大家告别,脸上挂着罕有的笑容,他的妻子和儿子不停地对我们道谢,还邀请我们去天津玩。小朱说:缘分是神奇的东西,本来天南海北不认识的人,因为一场病而结识,几十天的朝夕相处让大家和老焦一家人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像是走进了他们一家人的心里,看见他恢复地这么好,我们也由衷的开心。

爱与奉献是我们永恒不变的主题,我们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做出不凡的成就,这份职业时我们永不后悔的选择。我们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对所有病人都是一视同仁,不管贫穷还是富有,不管官职高低,抑或是无业游民。

那晚九点,电话铃刺耳的响起,“你好,A19病区”对面传来急诊急促的声音“你好,这里是急诊,要收一个左侧肢体活动障碍的脑出血病人,但,这病人……是个三无病人,甚至没有钱交预交款。”我们护士丝毫未有犹豫“好的,尽快收住在A19病区。”三无病人,那就是意味着,无社保,无低保,无子女,可以说是身无分文的病人。当薛婆婆出现在我们面前时,她紧皱着眉头,头发全部打着结,扑面而来的一股味道都让房间里的其他病人拉起了床帘。身边站着一位老公公,虎着背,脚趾都快顶出那双无法再脏的鞋,一双满是疮的手却从未松开薛婆婆的手。我们耐心地为薛婆婆换了干净的病员服,用湿毛巾擦了擦头发,梳通了打结的发丝,这才把她身上的味道去掉了一些。在医生和我们的配合之下,薛婆婆一天天地好转,但怎么也见不到她和公公脸上的笑容。在护士长的追问之下,平时不太爱说话的公公才娓娓道来,他和婆婆养了一儿一女,但女儿远嫁他乡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儿子出门在外打工,一去也就是好几年,也再没有回过家,他和婆婆两个人也没有念过书不识字,更是没钱买手机,两个人相依为命靠着村里的一些补贴过着日子。公公说他也从未想到,薛婆婆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让他一下子也失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破破烂烂的五块钱和四个硬币,说,这是他全身上下所有的家当。听完之后,我们都陷入了沉默。但从那天起,我们往薛婆婆房间里奔走的次数就更多了,总会从家里带些小糕点小零食带给薛婆婆和公公,有时候喊早饭也会算上薛婆婆他们一份,公公每每接过我们给的东西时,虽然都是沉默,但我们从他的闪烁的双眼里看出了感谢。薛婆婆出院那天,公公并没有和我们多说什么,就只说了两个字:谢谢。其实,这真的就足够了,我们不求什么回报,有时候病人的一句谢谢就是对我们护理工作最好的肯定。

我们只为能走进病人和家属的心中,在最短的时间里,缩短我们心与心的距离,让我们将心比心,真正地做到,急病人所急,想病人所想,感病人所感。

我们A19似乎有着说不完的故事,回忆不完的过去,像是6床的陈爷爷,每天早上我们都会教他说英语,有天他突然在查房的时候热情地和我们说“I LOVE YOU!”,当时可把我们给乐坏了,异口同声地回答“Me too”;还有2床的沈婆婆,一住也是大半年,虽是植物人状态,但我们总会不厌其烦地一边翻身一边和她说话逗她开心,有时她一个不经意的笑容似乎都能融化我们的心……对于我们来讲,可能很少感受到病人痊愈出院的喜悦,更多的是对着住了一年半载的老爷爷老奶奶们日复一日地做着基础护理、专科护理、康复指导,但是能看到患者的肌力一天天变好、身上的压疮一天天变小、生活自理能力一天天变强,也能有一种发自内心成就感。一张病床就是一个家庭,护士的工作和千千万万个家庭的幸福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我们常常感慨,在病人身上花的精力和时间,比花在自己父母身上的还要多,可我们还是乐此不疲地工作着,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奉献在这普通而又神圣的岗位上。

 嘀嗒嘀嗒嘀嗒,时钟从未停止,就像我们走进病人心中步伐一般,不管多难多远多坎坷,我们也从未停歇,用爱来感化,为了一份真,一分诚,也为了对得起我们的职业——白衣天使。(秦忧竹)

 
 
进入编辑状态